KOP之声:萨迪奥-马内,一段传奇的N种写法

马奈和利物浦的故事其实可以来得更早。

2014年,利物浦本能地以1500万英镑从奥超签下马内。可惜当时制服团队对大数据分析的高度迷恋,让他们觉得签这个合同还为时过早。马奈在英国的第一个落脚点是从利物浦搬到南安普敦。随后的两年,塞内加尔黑旋风不止一次把红军吹得四分五裂,然后克洛普的人格魅力通过听筒钻进了马的耳蜗:

“克洛普说他希望我为利物浦效力。我连自己都没问,直接回答是。”

然后,在你拿出钻戒之前,我捂着嘴,眼里含着泪。持续了六年。

如果你回到重新开始的那个夏天,你就会知道利物浦想要从马内身上得到什么。

克洛普进入红军后的半年里,右前卫的位置简直是肥嘟嘟瘦瘦的一个耀眼的圈子。米尔纳、拉拉纳、艾比、奥乔马等路人马都在这里占了坑位,却没人能把主力位置放在牢里。当欧联杯的最终失利,拯救军队的梦想破灭,补强夏季窗的侧翼势在必行。看着一强一弱,锋线翻了整个赛季灯笼的克莱因,克洛普满是右翼爆点...

于是,马奈来了。

上赛季的圣徒,马内经历了20轮联赛球荒,所以最后阶段连续的种子爆棚是否值得克洛普的重磅关注,依然是萦绕在球迷心中的疑问。然而,这消失了,也就是在一瞬间。

16/17赛季,打进13球的马内与库蒂尼奥并列联赛最佳射手,但他的射门次数却比后者少48次。传说中的高调艾比一脚踢开,变成了高效狂人。从失控的酋长球场开始,到膝盖受伤导致赛季提前报销和连续八轮休息,马内,一辆火力凶猛的战车,开辟了一条重返冠军联赛的道路,并在从黑非洲到英格兰的半路上搭载了埃及乘客-

2017年夏天,萨拉赫加盟,三叉戟合并,新篇章开启。

其实对于当年的Mane来说,放弃右边打左边更像是一种回归。毕竟萨尔茨堡红牛,南安普顿,国家队左走廊都留下了鬃毛驰骋的痕迹。于是,换边做了无缝衔接,马左右逢源之举,迅速开启了433新道路的第二次脉动。7/18赛季,马奈开季前三轮连续进球,11场欧冠比赛打进10球。整个赛季,他各项赛事打进20球,助攻8次。

库蒂尼奥的肥皂剧结束后,马内、菲尔米诺和萨拉赫在舞台中央载歌载舞;而属于马的场景,比三兄弟刚在一起时擦出的耀眼火花还要多——

18/19赛季,打进22粒联赛进球的马内与萨拉赫共享英超金靴。在夺得冠军杯的庆功宴上,他踢安联两次,和热刺争第二个点球的镜头,想必被无数地方重播过;

9/20赛季,在无敌英超冠军的道路上,为人父为人母的马奈一手甩锅,一手抓蛋糕,连续14轮英超打进7球7助攻,大约是一手好传球,一手好射门。

20/21赛季,虽然不能忽视新冠肺炎感染后的断崖式下滑和长球荒,但往前看,是联科枪手在蓝军效力时的两场三球,往后看,是上轮欧冠资格赛的下两个城市。如果这个首尾稍有差池,恐怕你就等不及休养生息后的积累了。

21/22赛季阿森纳、曼城、曼联、切尔西、西汉姆联、马竞、本菲卡、比利亚雷亚尔都是被马内干掉的,足总杯半决赛送给蓝月亮的两粒进球也让马内过关斩将,帮助利物浦夺得最后一座奖杯。这最后一支舞也是全力以赴。

至于系统是造福了Mane还是丰富了系统,似乎不值得你做单一的选择。毕竟在这个有马存在的辉煌时代,他真的为全队付出了,或者说牺牲了太多。

如果你想让他拿个奖牌赶紧走,他二话不说就上前线。

就让他攻城略地,在小禁区或者远门柱上的一寸地盘等他拿起剑。

让他在高位打、砸、抢、烧、压,中场抢或者补罗伯森的位置,然后给他一张弥漫的热区地图;

让他担当7号的初始角色,承担9号的岗位责任,做10号的兼职...如果你此时脑海中闪现的是迪亚斯上半赛季到来时马内是如何接手菲米的原剧本的,那么请你拨出一些精力去回忆一下库蒂尼奥离开初期马内是如何频繁向中路靠拢,然后给队友端茶送水的。

看了马内这么多年,你会知道,略显粗糙的步法技术,偶尔掉落的单刀攻击,逆风阶段的情绪波动,对爆发力的高度依赖,造就了马内与历史攻击手的差距。但是,能在离队前夕得到一匹快马,一双金靴,一个蓝领,一个多功能的锋线开关插头,甚至一只愿意争顶的迷你哈士奇,卡位,球,是我们共同见证的幸运或荣誉。

现在,这个老熟人要开始新的冒险了。

当他抵达慕尼黑时,他能够在场边拿着一份丰厚的合同,而一份蓝图正在场边等着他。他或许可以和科曼/萨内/格纳布里一起打齐飞,把9号位的使命原封不动的搬到穆勒的身前,甚至可以在那帅心不死的情况下,尝尝在3421体系中打前腰是什么感觉。

总之,与其哗众取宠,多愁善感,倒不如把这当成一次典型的提升自我价值和收入水平的跳槽。这种男人能在熟悉的岗位上大放异彩,期待在新的领地里独占鳌头。如果我必须为这场长期宣传的告别写一篇演讲稿,那么我愿意复制卡拉格的推特-

“赢了一座山,进了一个球,一个真正的利物浦传奇。谢谢你,曼诺!”

(呸)